她社区公益2月行动:她们和家暴的故事
2018-03-12 | 来源: 网络 | 编辑:mina

[本文导读]2018年3月1日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》正式实施已经过去了两年,它可能是一部年轻的法律,但是它的出台,让无数人重拾了希望。

2018年3月1日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》正式实施已经过去了两年,它可能是一部年轻的法律,但是它的出台,让无数人重拾了希望。它改变了他们遭遇的家庭暴力现状,重拾起生活中的阳光,可以更积极快乐的去面对生活。家暴是一个社会问题,并不仅仅是你我的家务事,它需要社会各界达成共识,齐心协力,共同面对,将家暴消除。

在反家暴法两周年之际,她社区公益携手源众性别发展中心、红枫心理咨询服务中心筹备了一场公益圆桌直播。曾经的家暴受害者,中国独立导演黄莉、著名公益律师田咚以及曾经的家暴受害者王大姐也参与了本次直播,希望通过她们的故事,可以让周围的人警醒,保护好自己。

图片1.jpg

红枫心理咨询服务中心丁娟:我们参与了反家暴的制定

在反家暴法的制定过程中,红枫作为一个非政府组织,一直积极参与其中。这是一个制度化推进反家庭暴力,维护性别平等的一个过程。我们在开放反家暴热线的过程中发现,很多被家暴的人,身体的伤痛得到治愈,但是心灵却无法得到抚慰。在以前我们一直依靠自觉性来反家暴,而今天反家暴法上线2周年之后,我们终于有了法律的武器来保护受爆人群,这是制度的进步。

中国独立导演黄莉:20年难以平复的家暴创伤

我是一名家暴的目睹儿童也是家暴的亲历者,在我11岁起,我就开始遭受家庭暴力。我亲眼目睹爸爸殴打我的妈妈,而从那一刻开始起,我妈妈开始瞒着我爸爸打我,来发泄自己所遭受的痛苦。我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,当做所有的事情全都已经过去,但是一直到我32岁,我才意识到,我内心的创伤是源自于童年。直到今天,我还是在花钱接受着心理治疗,来治愈幼时“免费”遭遇的虐待。非但如此,我依旧需要赡养当初虐待我的施暴人,为什么他们可以任意虐待孩子,还要孩子对这样的父母孝顺。

源众性别发展中心主任李莹:家暴没有特定人群

反家暴法不仅仅是在中国反家暴进程中的一个重要事件,它的推动,出台,制定,实施让更多人收获了希望,也让我们在帮助受害者的时候,可以有法可依,更有底气的去挽救更多的受害人。家庭暴力没有易发人群也没有特定人群的,它有可能发生在任何人的身上,这和他的地域,职业,学历并没有直接关系的。家庭暴力是有普遍性,施暴方通过暴力的手段,对受暴人进行尊严以及肉体上的践踏。根据我们的数据中显示,一般遭遇暴力的一方会在平均35次以后才会选择报警,这对于受暴方来说,走出暴力的阴影是何其的困难。

著名公益律师田咚:女性依靠法律武器保护自身安全

我很开心反家暴法的上线,作为一名律师,我经常与受暴妇女打着交道。现在的她们已经知道用法律的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权益,她们知道如何收集证据,知道怎样让自己避免受到更大的伤害。在受到伤害与威胁之后,敢于用法律来作为坚强的后盾,而不再忍气吞声。这个法律的上线,可以让人们对于专门的家庭暴力更重视起来,很多人以为家庭纠纷不应该有外界介入,而它的出台,明确的证明了家暴不是一件家务事。

家暴亲历者王大姐:我的前夫说,我只是让你清醒清醒

我已经成功离婚了,但成功离婚的主要原因并不是他对我的家暴,而是他有外遇后出轨。我在提起诉讼的时候,列举了一系列他对我家暴的证据,其中包括照片,医院的诊断书,我前夫的保证书。但当法官问到是否对我有暴力行为时,他矢口否认,说只是为了让我清醒清醒。最后我们还是离婚了,法院判决我们属于感情破裂,男方有外遇和出轨的行为,而对于家暴,就再也没提过。

关于反家暴法的畅谈,远远不止这一些,它的出台也证明了时代与文明的进步,这不仅仅是一项法律,更是一个社会文明的标志。

关键字: 她社区
  • Elle Fanning、C
  • 川口春奈拍摄
  • Lily James登上英
  • 日常即画报!
  • Stella Tennant 登
  • 新木优子拍品